佛教徒進行臨終關懷的注意事項

 
 

佛教徒進行臨終關懷的注意事項

台灣安寧照顧協會/台灣安寧緩和醫學學會/花蓮縣醫師公會  理事  許禮安

 

前言

95年最後一天,下午兩點洗澡,準備出門到花蓮美崙的北國泰聯合診所上班,洗到一半時,突然想到要寫一篇文章,有關於佛教徒進行臨終關懷時的注意事項。

因為歷年來前往許多佛教道場,演講關於「安寧療護」與「臨終關懷」的各項主題,總是免不了要提醒大家:有些話不能說,有些事不能做,起心動念都要留意緊守。

於是,趁著下午三點到晚上十點看門診的空檔,一邊祈求大家身體健康不用來看我,一邊先寫下部分重點,等到回家有空增潤修改後再投稿。

 

一、請不要告訴病人說:「念阿彌陀佛就可以不痛、就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甚至,念阿彌陀佛就會好起來。」

有位師父說過:「如果光是念阿彌陀佛就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那麼現在西方極樂世界最多的東西,叫做『念佛機』!」我們念阿彌陀佛的次數可能都比不上念佛機,何況,阿彌陀佛並不是拿來止痛、當作往生的通關密語,甚至,當成起死回生的特效藥或萬靈丹的。

我說句不客氣的實話:「所有念阿彌陀佛的人最後都一定會死!」絕對不會好起來。當然,沒念阿彌陀佛的人照樣也會死,可是,請問:有誰可以永遠不死呢?在我的觀念裡面,我們都只是「暫時還沒死」罷了。

 

二、請不要主動對病人與家屬提到「業障」這個詞。

因為他們正當落入病苦深井裡面的關鍵時刻,你卻好像丟下一顆大石頭,那上面還刻著「業障」兩個大字,這是叫做「落井下石」。

據我所知:真正的佛教徒,「業障」一詞只能拿來說自己。像我體弱多病是業障深重,但我不會這樣對病人講。我應該懺悔自己累世的作惡多端所導致的因緣果報,卻不能拿來對著病人與家屬好像在指責他們。雖然「言者無意」,但是「聽者有心」,這樣的說詞會讓人覺得有如「棒打落水狗」一般的不夠慈悲。

 

三、看到家屬在難過時,請不要安慰他們說:「人總是會死的!」或是「人死不能復生!」之類的話。

我們真的曾經有家屬在病房外走廊上飲泣,在聽到志工安慰她說:「人總是會死的!你不要太難過!」之後,竟然就痛哭失聲,久久無法平息。

如果我是家屬,我會說:「我也知道:人都是會死的!但將要死的又不是你家的人,那可是我的最親的家人啊!」

這是理智上所有人都承認,但在情感上卻是絕對說不得,因為這樣的話語真的是教人「情何以堪」啊!

 

四、請不要勸病人和家屬說:「要看得開、放得下!」

那我們自己呢?我有沒有看開與放下一切,準備好隨時可以去死?如果自己都做不到,那我又何德何能去說服病人和家屬呢?

我曾經遇過家屬來跟我抗議說:「那個志工怎麼可以叫我爸要看得開、放得下,如果他自己得癌症末期,看他能不能看得開、放得下?」因此,我把這句話算做「廢話」,因為我們講出來沒作用,倒不如別講。

我一直都認為只有師父可以說這樣的話,因為他們自己做得到,至少他們已經做到「萬緣放下,捨身出家」,所以師父才可以這樣勸人家。而且也只有出家修行的功力,才足以讓病人與家屬一聽到而開悟而能看開與放下。

 

五、我很怕有些治療後康復的癌症病友來當志工時,會勸病人說:「你如果像我這樣努力,你就會成功。」

我感覺那好像看到有人落井,卻只會站在井邊說:「我以前也掉下去過,你如果像我那麼努力,你也可以出來到井邊。」我把這叫做:「井邊噴口水,風涼話一大堆!」

當病人已經癌症末期,好像掉落到最深的井底,要嘛你下去把他拉上來和你在一起,要嘛你再跳下去井底和他在一起,只有這兩種狀況之下,你才有資格說話。

所以我覺得:只有共命共苦的癌症末期病人,才是最好的陪伴者,因為他們有共同的臨終處境,我們卻都只是距離遙遠的健康者。

 

六、請勿「助念後往生者面帶笑容,就自誇念佛功德。助念後往生者面露兇相,就怪對方業障太重!」

這是往自己臉上貼金的「貢高我慢」的言行心態。哪有功勞都歸自己,罪過都怪別人的?

真正的助念團成員應該要相反:「助念後看到往生者的笑容,要讚嘆往生者有修行,是菩薩示現給我們看,讓我們有信心更努力去助念。助念後仍看到往生者的兇相,是往生者提醒我們,要我們懺悔自己的修行不夠與功力太差!」

前者是慈悲的低眉菩薩,後者是莊嚴的怒目金剛,反而是我們自己的業障太重,才會不認識發願菩薩與護法金剛的真面目!

 

七、當病人往生時,不可以強迫家屬不能哭,只能勸他們到外面哭完,情緒宣洩後再進來。

過去有些家屬告訴我們說:「助念團的人好像都沒血沒淚,叫我們家屬都不能哭,要是他家死了親人,我看他會不會哭!」

親人過世,免不了要悲傷哭泣,這是人之常情。違反人情去強迫家屬忍悲助念,恐怕會導致反效果,一方面家屬會鬱悶內傷,另方面會去中傷助念團,讓別人因此多造口業,對佛教徒都沒好處。

所以,助念團應該要有人陪著過度悲傷難忍哭泣的家屬,到門外先痛哭一陣以宣洩情緒,等家屬哭到告一段落,再請進來一起為往生者助念。

 

八、不要試圖對病人傳教或說教,病人可能比我們的道行更高深莫測。

聽過那個「信徒要幫師父助念」的故事嗎?有信徒對著師父說:「師父如果你往生,我們會幫你助念。」師父回道:「師父如果還需要徒弟的助念,怎麼當你們的師父呢?」

菩薩(天使)來到人間,都是有發願、有目的而來,總是要留下一些功課與懷念給大家。有些菩薩(天使)穿著白衣,那是聞聲救苦的觀音大士(白衣天使)。但是有些菩薩(天使)穿著病人服,那是來示現病苦的捨身菩薩。

我因為自己只是凡胎、肉身、尋常的眼、耳、鼻,感應不到、看不清楚、聽不明白、聞不出來。所以我總是要小心翼翼,生怕漏學了病人用生命教導我們的學問。所以我總是熱切的要述說病人的故事給社會大眾分享,生怕辜負了病人用生命教導我的功課。

 

後記

我到診所時間是下午二時三刻鐘,車裡廣播電台剛好播出彭佳慧唱的「相見恨晚」,於是留在車子裡聽完這首歌曲,這是我過去的癌症末期病人青春美少女佑祐最喜愛的一首歌,我已經很久都沒聽到了,多麼巧合,讓我又忽然想起她。

在我從事安寧療護工作的十一年半,已經往生的兩、三千位菩薩或天使,交織在我的青春歲月中,是他們陪著我、照顧我,讓我可以度過許多挫折打擊。在這個歲末的陰雨夜裡,我還堅持在工作崗位上,因為他們都是我能量的泉源。

祝福所有已經轉世與還在此世的菩薩(天使)朋友們    新年快樂!

 

許禮安95-12-31(日)1821草稿於北國泰聯合診所

96-1-1(一)1421定稿於安思書房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轉載文章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