願聽家訓

 
 
願聽家訓
 
日期:2006-09-07
來源:北京晚報
孫小楠
 

渼陂古村始建於南宋初年,迄今八百餘年。近幾年,專家學者紛紛來此參觀考察,渼陂村被他們譽為“廬陵文化第一村”。的確,這是一個耕讀並重、農商並立、文武並舉、義利並蓄的歷史古村。梁姓家族人口近三千人,村中仍保存著比較完整的清代建築367棟。這些建築古風依然,檐頭繪畫、雕板描金、楹聯和家訓等傳統文化到處可見。由於渼陂梁氏以耕讀傳家,注重教化,所保留的楹聯、家訓、警句、匾額等都集中突出弘揚民族傳統道德、教育後人的主題,至今仍有積極的教育意義。

  --摘自劉宗彬王祐倫《渼陂古村楹聯家訓集錦》
  “家訓”兩個字,讓我聯想到《紅樓夢》裏怡紅公子嚴厲的父親賈政,似乎總帶有某種陳腐的封建氣息,腦海裏浮現出巴金先生筆下《愛爾克的燈光》中的情景:“傍晚,我靠著逐漸黯淡的最後的陽光的指引,走過十八年前的故居。這條街、這個建築物開始在我的眼前隱藏起來,像在躲避一個久別的舊友。但是它們的改變了的面貌於我還是十分親切。我認識它們,就像認識我自己。還是那樣寬的街,寬的房屋。巍峨的門牆代替了太平缸和石獅子,那一對常常做我們坐騎的背脊光滑的雄獅也不知逃進了哪座荒山。然而大門開著,照壁上“長宜子孫”四個字卻是原樣地嵌在那裏,似乎連顏色也不曾被風雨剝蝕。我望著那同樣的照壁,我被一種奇異的感情抓住了,我倣佛要在這裡看出過去的十九個年頭,不,我倣佛要在這裡尋找十八年以前的遙遠的舊夢。”

  歷史的車輪一路風塵僕僕地駛過,黃埃散漫之後的塵埃落定,淘盡一路的征塵,留下的是經過時間的磨礪後可堪珍視的寶藏,它們殘存於泛黃的紙頁間,雕刻於斑駁的石碑上,掩埋於蓬草荒冢之下,即使如此,依然無法掩蓋遮蔽寶藏的光芒,這些寶藏雖已鏽跡斑斑,卻依然閃耀著金子般驕傲的光芒,因為它們是幾代人的人生積累、沉澱下來的經驗與智慧。這金子般的經驗與智慧即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。
  “中華民族傳統美德”--一字一頓地讀出來,唇齒間的每一個字都是千斤重的一顆橄欖。字字珠璣,一字千鈞。這是一個恢弘龐大的命題。家訓是浩瀚的傳統文化長河之中的一  滴清涼質樸的雨露,春風化雨,潤物無聲。


  家訓來自於不同地域,不同宗族,它因襲傳承了一個曾經或者赫一時,或者富甲一方的家族的治家之道,它記錄了祖輩先賢的品德、智慧。又因為家訓所具有的地域性、宗族性的特質,它又賦有了人文價值,成為研究、剖析某一個歷史人物心路歷程,乃至歷史事件,甚至朝代更迭的重要背景資料。
  翻看《渼陂古村楹聯家訓》,舊的器物與文獻上所帶有的舊資訊,攜著縷縷涼意,紛紛襲面而來。在心裏默讀著這些對後人寄託著希望與要求的一字一句,那是一些古色古香,帶有書香門第的清風,書卷氣息的字句,字斟句酌,字字有典故,句句有著落。
  “一屋不掃,何以掃天下”這句話是有道理的,家庭是最基本的社會單位、社會組成,端莊嚴正的家庭教育出的人所組成的社會和民族,怎能不是頭頂朗朗乾坤,足踏蒼茫大地呢?

  百善之德

  永錫多福,天之眷顧,必仁人孝子;慕仰高山,志所嚮往,在理學忠臣。
  〔注釋〕多福:《詩·小雅·天保》:“神之吊矣,詒爾多福。”慕仰高山:《詩·小雅》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意為仰望高山,走著大路。理學:宋明儒家周敦頤、邵雍、張載、程景頁、程頤、朱熹、陸九淵、王守仁的哲學思想。

  竭忠盡孝謂之人,治國安邦謂之學,經天緯地謂之文,霽月風光謂之度,萬物一體謂之仁。
  “百善孝為先”這句話如果在平時貿然說出來,也許會有人輕輕地笑出聲音來。因為某些低俗的港台電影總是將“萬惡淫為首,百善孝為先”連綴起來,成為“抖包袱”的笑料台詞,這些舊話、老話,在現在的時尚青年那裏是“老土”,調侃、玩世不恭,倒成為了自然的事情,品德、傳統則被嗤之以鼻、不屑一顧,甚或被指責為“虛偽”、“假裝”。
  前不久,看到電視台采訪一些路人,問及對“韓劇”的看法,和對“韓劇”在國內流行的原因。除卻“韓劇”人物的衣著精緻,布景華麗,故事情節纏綿悱惻,富有生活氣息之外,許多老人都提到了“韓劇”中所表現的對長輩和老人的尊敬。有學者談及“韓劇”中的“孝道”時,也認為是源自我們中華民族儒家的道德。“尊老愛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”,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……這是一些老生常談,耳熟能詳的話。這些大道理,堂皇的大字眼兒,毋庸多講,隻是請那些聽到“百善孝為先”就會笑出聲音的人仔細思量,終有一日,朝如青絲暮成雪,誰也逃不脫衰老,那時再記起這個“百善之德”,恐怕晚矣。

  明月情懷

  度量如海涵春育,應接如流水行雲,操存如青天白日,威儀如丹鳳祥麟;言論如敲金戛石,持心如玉潔冰清,襟懷如光風霽月,氣概如喬岳泰山。
  (敬德書院)

  〔注釋〕操存:執持心志,不使喪失。語出《孟子·告子上》:“孔子曰:‘操則存,舍則亡,出入無時,莫知其鄉,惟心之謂與!’”敲金戛(ji)石:猶戛玉敲冰。形容聲音清脆或音節鏗鏘。光風霽月:雨過天晴時的明淨景象。喬岳:高山。本指泰山,後泛指高山。
  人以品為重,若有一點卑污心便非頂天立地漢子;
  品以行為上,若有一件愧怍事即非泰山北鬥品格。
  (光緒乙亥)
  〔注釋〕卑污:卑鄙齷齪。愧怍:慚愧。《孟子·盡心上》:“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於人。”光緒乙亥:清光緒元年(1875)。
  “雲天氣概”、“明月情懷”,這是我珍藏於心的兩個詞,疏星朗月的夜晚,清風修竹的江畔,才能夠與這兩個詞相伴。這兩個詞總使我憶起兩個人--關雲長與文天祥。
  一個是義薄雲天的將軍,一個是“零丁洋裏歎零丁”,守節不屈的丞相。一北一南,一武一文,他們的生前身後事自是有人評說。關雲長“傲上而不忍下,欺強而不凌弱;恩怨分明,信義素稱”的品格,文天祥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詩句,青史黃卷之中構築了中華民族的慨然正氣。
  我們大概沒有這樣的歷史環境去臨危受命,取義成仁,所要體味和修養的是品格和涵養。將軍“溫酒斬華雄”的勇武,文丞相身陷囹圄,怒向刀叢的無盡悲辛。
  尼采說:“讓我們在生活中儘量表現得像個詩人。”詩人的情懷是高潔的,這份詩意正是明月清風的風骨。是真名士自風流,恐怕需要幾代人的塑造和淘洗。站在厚實的黃土地上,抓不到明月清風的一片衣角,世俗的小民心裏有對明月的崇敬和頂禮膜拜,有這樣的信仰也好。

 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轉載文章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